网站首页 动态聚焦 片区信息 工作进展 政策法规 重点项目 群众诉求
 
现在位置:首页 >> 动态聚焦
烈日下的坚守者,汗水满含担当
发表日期:2018年8月2日    文章作者:姜慧仁  浏览 96678 人次

入伏之后,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尤其是大暑来临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段,我市在多次强降雨后,开启了“高温”模式。烈日下,许许多多的劳动者坚守岗位,奋战在一线:他们是工地上不怕日晒的建筑工人、是忙着四处抢修的水电工、是烈日下奔波的快递员、是在田间地头除草施肥的农民、是穿梭河道之中的清洁员……盛夏酷暑,谁不想避开“炙烤”的烈日,但是“骄阳下的岗位”是不能断人的。正是因为他们这份烈日下的付出,才有了社会公共服务有序、重点建设快速推进、交通秩序顺畅、市容环境整洁……
   今年为了进一步充分报道这些劳动者的坚守辛苦,本报记者分行业对他们进行采访。


高温下的建筑工人:用汗水筑起城市高度

   连日来的高温,让整个平凉如同一座“大火炉”。在中心城区各处建筑工地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顶着高温与烈日,依然奋斗在工地上,他们就是城市的建设者——建筑工人。


朱正鹏:皮肤晒得又黑又红

  7月26日下午3时,烈日当空。在万安门南雅园3号楼“改扩翻”项目施工现场,今年45岁的朱正鹏正在距离地面十多米高的空中作业,火热的阳光直射在他背上,他作业的墙面气温在30℃以上,落在胳臂上泥灰一会就晒干,结成块掉了下来。
  记者在现场看到,热辣的太阳将脚手架的钢管晒得滚烫,手搭在上面感觉烫手,正在给墙面粘贴保温块的朱正鹏,站在墙面作业的吊篮里,随着施工的进度,那吊篮从七楼到一楼的墙面上下移动,但不管如何移动,那火辣的阳光一直晒在他的身上。此时的朱正鹏裸露在阳光下的脸、胳臂都晒得又黑又红。
   朱正鹏是崆峒区寨河乡寨河村人,媳妇在家操持,他在平凉打工,17岁儿子今年读高二。打工收入用作家用,家里12亩地的产出作为家里的口粮,因为经常在外打工,家里没有搞家庭养殖。朱正鹏说:“家里的日子虽说不是特别富裕,但平平安安的,还算过得去。”
   为了有效解决老旧住宅小区年久失修、管道跑冒滴漏严重、环境脏乱差等问题,改善城市人居环境和整体形象、提升城市管理水平,我市从去年实施了老旧住宅小区改扩翻建项目,去年市区改造的27小区已经全部完工,今年实施老旧住宅楼改造小区165个,461栋楼,市本级61个小区,共78万平方米,项目工程由平凉市城投公司负责实施,该公司工程部副主任朱元福介绍,目前有34个施工单位在全力推进项目工程的实施,施工人员有3000人左右。天气炎热,他们很辛苦,公司已要求各施工单位积极做好夏季施工安全与工人防暑降温保障工作。

潘崇峰:不怕天热盼活多

  7月27日下午4时,烈日当空。在保丰路片区棚户区改造开发项目施工现场,不少工人仍然顶着大太阳在赶活。
  记者在第六层楼面施工现场看到,整个楼层像个忙碌的大车间,轧钢筋的,支模板的,还有搭脚手架的工人,全都在不停地忙碌着,热辣辣的太阳将钢筋晒得烫手,36岁的钢筋工潘崇峰是崆峒区白水镇大潘村人,此时,他低头轧着钢筋,额头的汗水滴在钢筋上很快就干了,他的短袖衫被汗水浸湿后又被高空中的热风吹干,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这样高层楼面上忙碌。
  “天热,衣服得常换,湿了又吹干,上面全是汗渍印子。 ”潘崇峰的上衣被钢筋剐了一个大口子,他的肚皮露出来。可他顾不上这些。
    钢筋工是工地上最为辛苦的工种之一。因为不管在地下打基础还是楼层扎支架,全是露天作业,烈日当空,阳光的炙烤加上高空的热风,人特别容易口渴,一个2升左右的大瓶子被潘师傅作水杯,为节省时间,他每次只有渴得实在快受不了,才停下手里活,从脚手架上下来,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地把自己灌个饱。“喝下的水全变成汗水出来了。”潘师傅说完,就赶紧爬上脚手架干活,他那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和钢筋工一样需要露天作业的工种还有模板工、架子工。
      天气这么热,家有两个儿子的潘崇峰还是希望多干些活,多挣些钱贴补家用。他说,自己不怕天热,就怕没活干。
  据了解,在这个片区改造项目占地111.62亩,有20幢高层,建筑面积达32万平方米,工程建设规模大、周期长,为保障工程建设快速、高效推进,这个片区共有1500余名像潘崇峰一样的施工人员头顶烈日奋战在施工现场。

 耿凤凤:安全就是我的生命

   今年33岁的耿凤凤在建筑工地上开施工电梯(升降机)已一年多了,她因工作负责,开机平稳、安全,被作为专业人才“挖”到这个工地上的。她说,每天上上下下没个停,注意安全是关键。
   “我早上7点上班,晚7点下班,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每天要工作10个小时,还没办法休假!”耿凤凤说,平常开着电梯上上下下,本来就非常辛苦,在寒冬与酷暑中就更加艰难了。风吹雨打,冬天冻死人,夏天能热死人,天热还不敢多喝水,不然得要去厕所,电梯一分钟也不能离开人。
   施工电梯是依靠楼体加固,悬挂大楼外面,它的操作间是同电梯外笼一起上下,耿凤凤工作的楼是24层,高有70多米,每天上料、送人一直忙碌着。而施工电梯的上下速度较日常的楼内电梯有速度慢、风险大的问题。“开这样的电梯安全是第一位的!”耿凤凤说,安全就是我的命。
   工地施工负责人说,安全是施工中最沉重的一个话题,它是用生命的代价唤醒人们去重视它的。尽管它从理念到制度,从监管到执行,都已经称不上是一个难题,但它却总是从防范最薄弱的环节、从最易疏忽的地方来突破安全防线。所以,要挑选出一个好的电梯操作员,比招十个技术工人都难。
   因此,能否从根本上杜绝施工安全事故的发生,全靠操作人员的责任心,它不管你的防范措施有多么科学化、制度化、规范化,它最终就是一个普通而又最关键的人去实施,所以,耿凤凤的工作标准是以生命为底线和代价的,来不得半点马虎。
   耿凤凤现在天正润园的建筑工地上开施工电梯,她的家在崆峒区四十里铺镇,从她到这个工地两个多月来,就一直没能休假,她说,现在是建筑施工的黄金期,工作特别忙,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替自己, 哪怕一天时间都不成,我得坚守!
    采访中,记者还拍摄到许多的建筑工人正烈日下“炙烤”,但因楼层、间距和钢筋、模板等物隔离与限制,让记者能看到、拍摄到他们,却无法走近他们,因而无法采访,现将他们在烈日下的身影一同展示。